昆明雷博电子有限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871-8510505
邮箱:service@kaida0662.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停产救不了稀土商

编辑:昆明雷博电子有限公司  字号:
摘要:停产救不了稀土商
稀土价格的狂飙之势似乎已经被遏制住,但随着8月开始的停产浪潮逐渐蔓延,本来已经向下的稀土价格又出现了些许回升。多数业内人士看来,在市场预期已经开始转向的背景之下,稀土价格的调整在所难免。

不过,稀土价格波动对下游稀土应用产业的影响已经成为众矢之的,《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虽然8月开始的六部委检查是此次开采、分离冶炼企业停产的最直接因素,但更多加入停产行列的分离冶炼企业实际上是在为价格一搏。

停产蔓延

8月底,拥有世界重稀土最大储量的江西赣州市出台了《关于下达2011年全市钨、稀土矿开采总量控制指标的通知》(下文简称《通知》)(赣市矿管字〔2011〕160号),提出7项措施落实国家年初下达的开采计划指标。

《通知》明确要求赣县、信丰县原则停产,2011年年底赣县、信丰县全面停产,加上此前已经停产的宁都县,赣州3大稀土矿产区已经全面停产。

实际上,这次赣州的大规模停产是在延续北方稀土的做法,早在今年6月,包头的许多稀土企业就已经开始陆续停产整顿。

“我们的企业从今年7月开始就已经停产了,一方面是内蒙古自治区的要求,另外,我们自己的环保设施也不达标,需要整改。”9月6日一位来自包头的稀土企业家对记者表示,一大批企业面临生死考验,谁也不敢掉以轻心。

而记者了解到,除了环保因素外,更重要的是,稀土开采、分离冶炼计划指标一直得不到落实。据多位地方业内人士透露,今年全年的生产计划指标早已经全部用完,国土资源部和工信部的指令性生产计划成了一纸空文,继续生产市场风险极大。不过,工信部提供的数据却显示,2011年1至6月份全国稀土分离冶炼产品为6.2万吨,同比下降4%。统计数据与实际情况相差甚远。

而此前在包头稀土论坛期间,包括工信部稀土办公室主任贾银松、中国稀土学会会长干勇在内的多位官员、学者都表示,对于全年开采指标已用完的情况,要严格检查,没有增加指标的计划。

8月8日,在内蒙古包头举办的第三界稀土论坛期间,工信部、监察部、环保部、税务总局、工商总局、安监总局六部委联合发布通知,要求自8月1日起展开稀土生产秩序专项整治行动,对稀土矿山和冶炼分离企业无计划、超计划生产,收购和销售非法开采的稀土矿产品等行为进行查处。

同样是在8月底,环保部公布了《稀土企业环境保护核查工作指南》,涉及所有稀土企业,将分离冶炼企业列入限制发展类别,因此对于此类企业的核查将更加严格。

“包头会议结束后,我们就停产了,我所知道的正规厂家都停产了。”9月7日江西龙南县和利稀土冶炼有限公司经营部长赵庆方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企业的环保措施已经符合要求,但何时恢复生产要看整个行业的情况,“我们需要原料,但是现在矿山都不开采了,而且稀土的价格也在波动。”

中间厂商等待

记者从赣州多家稀土分离冶炼企业了解到,这轮停产实际上从两个月之前就已经陆续开始了,而8月中旬后,所有正规企业都已经停止生产,赣州的稀土产业进入“静止期”。

对于停产的原因,上述企业负责人认为是为了应对六部委的检查,“过去地方政府实际上并不管我们,所谓的两个指令性计划都是空话。”在他看来,每年超指标开采和超指标冶炼已经成了习惯。

“你要问我今年的分离冶炼指标用完没有,我不方便回答,我只能说我们企业自己的生产计划还有一些没有完成。”这位负责人表示,由于过去没有认真执行过,因此今年的计划指标是否合理也没人计较,现在要查,“具体应该是多少?我们觉得应该有个说法。”

根据大宗商品数据商生意社提供给本报的数据,8月份,主要的8个稀土产品中,除了金属镝的价格保持不变外,其余7种稀土的价格都呈下跌趋势,其中氧化镨、氧化钕的跌幅最大,分别达到了17.39%和15.25%,8月底氧化镨和氧化钕的价格分别为每吨95万元和每吨125万元。

即便价格在下降,但根据检测,整个稀土市场并不活跃。生意社稀土分析师刘锐星告诉记者,虽然多数供应商继续降低报价,但稀土采购商的观望气氛浓厚,采购意愿不强烈,导致稀土市场整体成交量较小。

不过,随着此轮出口、环保、生产指标等核查的展开,多数企业的停产,市场预期或许会出现改变,这也正是许多中间商观望的希望所在,也是一些分离冶炼企业主动停产的主要原因。

由于之前稀土原料的成本高企,所以“一些有库存的分离冶炼企业都不愿意在稀土价格下降的时候生产,希望能压点货,以免亏本,等待新的刺激政策出台。”一位来自河北的贸易商对记者表示,现在大家观望的核心就是国家政策,“所以才敢把货囤在手里。”

不过很多下游的稀土应用企业对稀土价格的下降则更有信心,9月6日,记者在哈尔滨举办的新材料博览会上了解到,来自稀土应用大省江苏、山东、江西等地的钕铁硼、发光材料生产企业都停产或是转产,等待稀土价格的稳定。

他们认为,市场预期会让那些没有走私渠道的囤货商抛货,从而带动整个稀土价格的下跌,“9月份或许是一个拐点,我们目前只有等待。”

政策市或消退

此轮稀土涨价对政策的依赖有目共睹,从采矿、分离冶炼,到出口,再到最近正在研究中的指令性生产计划管理办法,以及稀土专用发票等,在规范稀土市场的同时,也都刺激了资源价格上涨。

“过去两年稀土都在吃补药,力争从白菜变成黄金,现在看来这个目标是达到了。”一位专家对记者表示,稀土行业本身需要强身健体,是时候需要摆脱对政策的依赖了。

但目前的情况是,稀土上游企业“一年赚的钱比过去10年的总和都多”,但下游企业却纷纷因不堪重负而停产、转产,即使有能力生产,也因对价格的走势不清楚而减产、停产。

无论是在包头还是在赣州,对于稀土原材料的价格,企业老总们都喜欢用“价值回归”来解释稀土价格,但他们同时也明白,现在国内的下游应用产业无法长期支撑现有的价格,因此政策不能放松。

“要理性地看待稀土价格,下游产业有一个适应的过程。”9月7日工信部原材料司副司长高云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现在下游产业中很多都是低附加值企业,习惯了使用廉价的稀土原材料,“这些企业要被淘汰掉,我们要让珍贵的稀土应用到高技术、高附加值领域。”

上一条:中国涂料业发展中 标准化管理严重滞后 下一条:浅析:原材料成本飙升成为涂料企业软肋